當前位置 今日長興
當前位置:首頁
用十年“無漁”換年年有魚 太湖開啟“大捕”模式
發布時間:2020-09-07 字體:【

  裊裊秋風至,輕帆漁歌飛。9月6日,太湖迎來一年一度的高踏網捕撈,新塘碼頭,88艘運銷船乘風破浪,開啟收獲太湖魚鮮之旅。十幾個小時過后,滿載魚獲的船只陸續靠岸,整個碼頭被魚躍人歡的豐收氣息迅速包圍。
  不過,今年的豐收喜悅中還夾雜著淡淡哀傷與不舍。因為這將是十年“禁捕”期前的最后一個捕撈期,而且是最短的一個——僅持續至9月30日。接下來,太湖邊的漁民將用十年“無漁”換年年有魚。
  為此,長興傳媒集團聯合環太湖地區多家媒體,策劃推出16小時移動直播,在漁光序曲、捕撈收網、漁船返港等多維度的直播中,演繹一曲太湖漁歌……


一艙魚鮮  一艙希冀

  凌晨3點的新塘碼頭,燈火通明,漁民們做好出港前的最后準備。
  清晨6點,朝霞漫天,漁船乘風破浪,駛向煙波浩渺的太湖。
  中午12點,微風和暑氣交織,卸冰工人忙著往漁船上裝冰。
  時間漸漸流逝,岸上,等候的人群越來越多,滿倉的魚鮮也越來越近了。
  “一、二、三、走起!”伴隨著一聲鏗鏘有力的口號,長太魚097號運銷船緩緩靠岸,船老板徐琦掀開船艙上的厚毛毯,打開船艙,映入眼簾的是滿倉的梅鱭魚,魚鮮特有的腥氣隨之撲鼻而來。
  “先把魚扒拉松一點,鏟起來裝框會容易些?!毙扃昙o不大,卻是一副老行家的模樣,指揮著工人挑框、裝車,將魚拉往曬場。
采訪中記者得知,徐琦是典型的“漁二代”,父母都是幾十年的老漁民,太湖開捕后的一個月,他暫時放下建筑業的工作,加入收魚、曬魚大軍,因為接下來一個月的收入著實可觀。
  “貨源都是提前聯系,付了訂金,具體的收購價格還不清楚,得等捕撈季結束再核算?!毙扃f,大捕首日,收獲4萬多斤梅鱭魚,迎來開門紅。
  和徐琦的運銷船不同,相隔不遠的一艘運銷船上,3萬多斤魚鮮種類豐富,梅鱭魚、銀魚、花白鰱應有盡有。船剛靠岸,游客、收購商一擁而上,周圍瞬時一片躁動,大家爭相挑選中意的魚鮮。幾名小工分工明確,挑揀、稱貨,忙而不亂,井然有序。
記者走訪部分漁民和水產經營戶了解到,今年梅鱭魚豐產,白魚也比往年多一些,但今年魚鮮產量總體較往年略有下降,價格小幅上漲。


漁民“上岸”  轉型謀生計

  “來了來了!”下午4點多,早早等候在新塘碼頭的劉勇盼來了父母平安歸來和滿倉的收獲。經過簡單挑揀、分類,魚鮮從漁船轉移進早已準備好的魚箱里,魚市小攤正式營業。
  劉勇說,打記事起父母就一直干著捕魚的營生,家里有條小漁船,辦了捕魚證,一家人靠湖吃湖,以船為家。
  對于26歲的劉勇而言,小時候和家人一起擠在漁船上的日子,烈日難擋,暴雨無遮,雖然難忘卻總是戰戰兢兢?!澳菚r父母出船打魚,總是沒日沒夜、起早貪黑地忙活,自己也只能幫點岸上的忙?!眲⒂陆榻B,一個月后,太湖將實行全面“禁捕”,一家人需要另謀生計。
  “最后一年捕魚了,還是割舍不下,希望今年有個好收成?!摈詈诘钠つw、精瘦的面龐,劉勇的父親劉根榮(化名)雖然不善言辭,卻道出不少漁民的心里話。
  來來往往的人群,喧鬧異常,而賣魚的劉勇卻格外冷靜。據他介紹,一直和魚打交道,多年來也積累了不少經驗,“上岸”后,父母打算承包魚塘干養殖,收益應該不會差。
  劉勇說,“禁捕”帶來的失落在所難免,但更多的還有慶幸。他告訴記者,漁船回收后,政府將出臺政策,可以獲得部分補償,同時十年“禁捕”,讓太湖得以休養生息,往后從事漁業發展空間或許更大。
  劉勇的身后,一塊狹窄的木板連接著河岸和他家的漁船,一邊是廣闊平實的河岸,另一頭是充滿希望和需要不懈奮斗的未來。他說,下一個十年,一切都會變得更好。


十年“無漁”  換年年有魚

  與往年太湖捕撈期自9月1日至次年1月31日相比,今年無疑是特殊的一年,捕撈期縮短為1個月,至9月30日就結束了。
  為了保護太湖水生生物資源、促進水域生態環境有效改善,相關部門出臺規定,在太湖水域作業的漁業生產者應于2020年10月1日起全部停止捕撈作業,屆時將收回太湖漁業生產者捕撈權,撤回捕撈許可等相關證書,并予以注銷。
  值得一提的是,太湖此次十年“禁捕”,實則是“退捕”,兩者意義大有不同?!巴瞬丁辈⒉灰馕吨辉俨稉?,據悉,今后相關部門將會有組織地進行適當捕撈,改變原有容易濫捕的捕撈方式為有增殖、有配額的捕撈,以便更有效地保護好魚蝦資源。
  此次直播,還邀請到太湖漁業管理委員會副主任委員、農業農村部中國水產科學研究院淡水漁業研究中心所長徐跑教授,據他介紹,實施十年“禁捕”,多數魚類可以完成3個世代的繁殖周期,可實現魚類資源數量的多倍增加。
  “十年‘禁捕’,是國家生態發展大計,也是為了破解資源越捕越少,生態越捕越糟,漁業發展越來越難的惡性循環,是好事。我們需積極做好應對,成立漁業合作社,抱團發展?!币幻绿翝O民毫不避諱地說。
  面對長達十年的“禁捕”期,顯然,除了漁民,漁家樂等和漁業相關行業都免不了受影響。下午3點多,雖然早已過了飯點,走進新塘碼頭邊的莫家農莊,兩桌食客正在享受美味的魚鮮。據農莊老板莫佳杰介紹,太湖開捕期,來農莊吃飯的以散客居多,大多都是沖著太湖魚鮮而來。
  當問起太湖“禁捕”會帶來哪些影響,莫家杰的回答卻頗顯輕松?!耙酝笠幠2稉埔簿统掷m一個月,真正的影響也在這期間。眼下,淡水水產養殖規模早已遠超野生捕撈,魚鮮品質都很不錯?!丁?,對農莊經營影響不會太大?!?br/>  十年“禁捕”留下子孫魚,魚米之鄉的下一個十年,太湖漁帆檣花弄影依舊……

分享到:

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湖北11选5投注技巧